天富总代理-收益的专家 联系QQ34518577

天富代理团队经济战役|东莞制鞋老板,赶工确保下游产业链不

 
新冠肺炎疫情当下,眼下的中国的工厂还无法全面复工,这影响到制鞋原材料对海外的供应,东南亚当地国家脆弱的制鞋供应链体系问题进一步在凸显。
最近,唐雪辉每天起床后必做的事,就是紧盯各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,这关系他的工厂以及上下游合作伙伴何时能够真正全面复工。此时他如坐针毡,在柬埔寨投资的工厂面临原材料断供的窘境。
 
唐雪辉是东莞卓冠鞋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2016年起,他加入了“孔雀东南飞”队伍中,将工厂从东莞开到了柬埔寨。前往东南亚国家设厂,一方面可以解决多年来困扰东莞鞋企老板的民工荒难题,另外一面,又可以享受到关税红利政策,保持成本优势。
 
不过,由于东南亚国家当地的供应链体系不健全、生产效率低下等问题,这也是去设厂时常绕不开的挑战。“我们在柬埔寨设厂,至今都还在亏钱。我们只在那边加工,我们制鞋所用的材料,全部要从中国运过去,柬埔寨当地几乎没有原材料厂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材料都要依赖从中国出去,小部分原材料可以从越南进,但越南也有四五成左右的原材料同样要依赖从中国进口。”
 
然而,新冠肺炎疫情当下,眼下的中国的工厂还无法全面复工,天富代理团队这影响到制鞋原材料对海外的供应,东南亚当地国家脆弱的制鞋供应链体系问题进一步在凸显。原材料断供,将产生一系列连锁的效应,如订单无法顺利交割,紧接着当地的工厂要停工、客户会流失等等。
 
“以往我们纠结的是外贸订单价格,今年的境况是大不相同,愁材料、愁开工等。”唐雪辉说。
 
原材料面临断供
 
唐雪辉目前的工厂,分布东莞、柬埔寨两地,主要承接欧美客户的外贸订单,其中东莞工厂一年生产三百多万双鞋子,柬埔寨生产两百万多双鞋子,两边加起来,一年销售额可达到七千多万美元。
 
“之所以去柬埔寨设厂,是考虑到当地的关税优势,如果从中国出去,对方欧洲国家要加百分十以上的关税,柬埔寨则可以享受零关税待遇。”唐雪辉说。东南亚国家几乎享受欧美日韩的关税超普惠制待遇,甚至是免税待遇,这对于利润微薄的中国外贸加工制鞋企业来说,无疑具有一定的吸引力,再加上中国人口红利正逐步消失,人工成本上涨,企业招工的难度在不断增加,像唐雪辉这样,前往东南亚国家投资办厂的,在东莞制鞋行业圈内其实并不少见。
 
柬埔寨与中国的春节假期是错开的,前者要到四月。按照惯例,中国春节放假前夕,唐雪辉的柬埔寨工厂提前备下一些原材料,当中国放春节假期时,该工厂还是照常运转。很快,中国春节过后,以往每年2月10日,中国的制鞋原材料上游工厂基本也都开工了。这样一来,唐雪辉的柬埔寨工厂继续运转,外贸订单如期交割。
 
然而,今年中国春节前夕,爆发的新冠疫情,让一切都变得猝不及防。疫情爆发后,目前中国工厂普遍复工时间在推迟。唐雪辉柬埔寨工厂前期备下的原材料,如今差不多消耗贻尽,而中国这边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厂家都尚未全面复工。
 
“上游的原料厂家,以小工厂居多,如员工数量仅有三、四十人。按照目前的复工条件,短时间很难达标。有些工厂虽开工了,但面临返工慢问题,现在中国各地都在封村封路等,中国内地的很多工人也出不来。”唐雪辉说。
 
事实上,不只是柬埔寨工厂缺材料,唐雪辉的东莞工厂也照样缺,这意味着,不少外贸订单无法按期交付了。“我们正在跟海外客户报延订单,有些还比较理解,但有些还是比较苛刻。比如我们有个客户,只允许延迟一周交货,超过一周,就要求我们得空运,不然就要取消订单。如果取消的话,我们所做的准备工作就半途而废,公司也要面临很大的损失,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生存都是难题。如果空运的话,成本也划不来,每双鞋的成本要多加4美元,这样我们的订单也会亏损。我们现在只能努力想办法赶工。”
 
原材料断供持续下去,柬埔寨的工厂进一步面临停工。唐雪辉的柬埔寨工厂员工数量仍有1400、1500人。按照当地的劳动法,就算停工了,薪水还得照付。换言之,工厂的重资本投入仍摆在那里。
 
复工是王道
 
唐雪辉遭遇并非是孤例。同在东南亚开厂的东莞制鞋老板童水顺,面临同样的烦恼。
 
“海外工厂很多材料要依靠中国补给,中国的原材料无法顺利补给,这些工厂到2月底,就会面临停工。只有中国的原材料工厂顺利复工了,才能保证海外工厂三月份的生产不掉队。我们出货慢的话,会面临订单被取消的风险,这会带来我们资金链紧张问题。”童水顺亦对第一财经记者说。
 
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近期也在调研制鞋企业情况。“东南亚那边的工厂缺材料,中国的工厂是没有材料,也没有人。”
 
童水顺说,如果他们的海外工厂停工太久的话,客户的订单就会转移到印度等其他国家,而一旦这些客户转移顺利后,想让他们回来的机率就很低了。
 
唐雪辉的东莞工厂,除了承接外贸订单,天富代理团队还在培育自主品牌,走内销路线,目前已在中国开设了十几家实体门店。春节以来,受疫情拖累,这些门店采取闭店措施,近期才逐渐在恢复开店。
 
唐雪辉也表示,相比外贸,今年中国内销的形势会更加严峻。“在快消品中,鞋跟衣服并不属于必需品,受疫情的冲击非常严重。鞋跟衣服都是分季节销售的,今年春季的衣服做好了,但受疫情影响,销路不畅通;等疫情过了,春季也结束了,谁还会再买春季的衣服呢,这都要变成库存。我们也在跟做内销的朋友交流,他们都觉得形势不乐观,疫情的利空影响可能要持续到今年10月份才能褪去。”
 
“如果三月份不能全面开工的话,中国的鞋服行业将连续有两个季度受到疫情的影响,一面是春季销路不畅,一面是夏季设计生产都受到拖累。”李鹏说。
 
“一个季度的衣服,需要花四个月时间去筹备。我们现在算下来,这两个季度加起来,累计都要亏损600万到1000千万元。”广东粤东一家中小服饰企业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叹气说道。
 
“虽然政府在安抚企业,但还是以防疫为主,以生产为辅。我们也理解政府的做法。我们的东莞工厂本来今年要计划扩增工人,但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。我们每天都在关心疫情的发展变化。我们的唯一希望,就是疫情能够早点过去,材料厂快点开工,我们也可以顺利生产;我们也可以招到工,产品也可以顺利销售。”唐雪辉说。
 
“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很大,政府也出台了很多降税、补贴举措,目的也是想帮助企业纾困,不过,辅导各行业复工,才是王道。”童水顺也说。